新冠肺炎境外确诊病例超过中国,“防输入”成为当下疫情管控的一个重点
发布时间:2020-03-20 12:50:21

目前,新冠肺炎境外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中国,"防输入"成为当下疫情管控的一个重点。

"防输入"怎么防?

对入境人员有何建议?

张文宏主任:大家都觉得好像好日子又来了,又开始回到了春暖花开、岁月静好的时代,但是事实上我们还是非常焦虑的,我们的节奏其实一点都没有慢下来,是什么原因?就是现在的重点实际上就是在"防输入"。

"防输入"我们不是说我们现在反对一些同胞他要回来,我们现在防的不是防同胞,我们防的是输入性的疾病。输入性疾病的防控的环节,我们现在一个都不能少。因为所有的输入性病例如果一旦漏过,他一定会进社区,如果有社区的一些播散,这个问题就大了。

所以,在所有的从国外海外回来的时候,你在海关还有到社区,确实我们会有很多环节会盯着,但是这一点一定要请从国外返回的我们的同胞,大家能够理解,也请海外在中国工作的这些人能够理解。在做得很严密的时候,你可能会感觉到不舒服,但是你要想就像当时我们中国为了把这个病毒给控制住,全中国人民采取的方法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当时讲的是什么?是"闷"。所以,大家"闷"了很久的,现在"闷"成功了。如果我们有输入性的病例一旦感染人,它的一个扩散速度会非常快,所以我们就会前功尽弃。我们只要把"防输入"这个工作给做好了,这场"仗"一定能打得赢,无非是时间的长短,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年底,我估计"防输入"的工作,我们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防输入"时期,

民众应该怎么做?

张文宏主任: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在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下面,我们开展自己日常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另外一方面,同时要抓好"防输入"的这一个重大的防疫的工作,这个事情不是政府这一方面就可以做得到的,我认为普通老百姓的配合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配合,这个"仗"打不好。

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可以为所欲为,比如说大型的聚会,然后把所有养成的卫生的习惯全部又给放弃了,那还是有风险的。"防输入"时期的防控,实际上就取决于民众自己的卫生习惯,比如说我现在乘公交、乘地铁,我还可以戴口罩,我回来,我还可以洗手。比如,我现在跟人之间的密切的接触,如果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是来自于海外各个区域的,我们可以先暂时保持一段社交的距离。像这些我觉得在新冠肺炎第一阶段疫情当中保持的良好的卫生习惯,我认为我们还是可以继续保留的。我相信中国的人民在这一块配合永远是做得最好的。

疫情何时结束,

如何科学研判?

张文宏主任:这一次疫情的一个走向,在整个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跟它一模一样的。现在我们也看到中国以外的病例数,现在已经超出了中国的数量,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这次疫情的管控的一个重点,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移。

整个疫情的控制的时间,像钟院士认为(国内疫情)是6个月内能够结束,其实我当时也是非常同意他这个说法,但是现在时间过去了,世界上其他地方并没有管控好,那么疫情管控的时间肯定要延长。所以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以后,夏天过掉以后,我们就要再做第二次的研判,看这次疫情可以维持多长时间。那么到年底我们会再做一次研判,研判什么呢?来研判这个病毒有没有成为一个常驻人间的病毒。就是说如果它像流感一样从此就待在人间不走了,那这个时候这个病毒会呈现出来自己决心在人类社会长期待下去的这种态势,这就取决于这个病毒跟人类互相斗争的结果。

现在如果下决断为时稍微早了一点,但是现在随着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专家倾向于这个病毒有可能会在人间一直待下去,但是作为一个传染病公共卫生事业的专家,作为我自己本人,我希望我们还是通过现在非常积极的做法,各个国家现在已经做得比以前积极多了,我们还是能够把这个病毒最终能够控制住,不要再来,这是我们最好的愿望。

来源:上海科技

铁憨憨广告联盟整理编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新冠肺炎境外确诊病例超过中国,“防输入”成为当下疫情管控的一个重点
发布时间:2020-03-20 12:50:21

目前,新冠肺炎境外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中国,"防输入"成为当下疫情管控的一个重点。

"防输入"怎么防?

对入境人员有何建议?

张文宏主任:大家都觉得好像好日子又来了,又开始回到了春暖花开、岁月静好的时代,但是事实上我们还是非常焦虑的,我们的节奏其实一点都没有慢下来,是什么原因?就是现在的重点实际上就是在"防输入"。

"防输入"我们不是说我们现在反对一些同胞他要回来,我们现在防的不是防同胞,我们防的是输入性的疾病。输入性疾病的防控的环节,我们现在一个都不能少。因为所有的输入性病例如果一旦漏过,他一定会进社区,如果有社区的一些播散,这个问题就大了。

所以,在所有的从国外海外回来的时候,你在海关还有到社区,确实我们会有很多环节会盯着,但是这一点一定要请从国外返回的我们的同胞,大家能够理解,也请海外在中国工作的这些人能够理解。在做得很严密的时候,你可能会感觉到不舒服,但是你要想就像当时我们中国为了把这个病毒给控制住,全中国人民采取的方法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当时讲的是什么?是"闷"。所以,大家"闷"了很久的,现在"闷"成功了。如果我们有输入性的病例一旦感染人,它的一个扩散速度会非常快,所以我们就会前功尽弃。我们只要把"防输入"这个工作给做好了,这场"仗"一定能打得赢,无非是时间的长短,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年底,我估计"防输入"的工作,我们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防输入"时期,

民众应该怎么做?

张文宏主任: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在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下面,我们开展自己日常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另外一方面,同时要抓好"防输入"的这一个重大的防疫的工作,这个事情不是政府这一方面就可以做得到的,我认为普通老百姓的配合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配合,这个"仗"打不好。

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可以为所欲为,比如说大型的聚会,然后把所有养成的卫生的习惯全部又给放弃了,那还是有风险的。"防输入"时期的防控,实际上就取决于民众自己的卫生习惯,比如说我现在乘公交、乘地铁,我还可以戴口罩,我回来,我还可以洗手。比如,我现在跟人之间的密切的接触,如果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是来自于海外各个区域的,我们可以先暂时保持一段社交的距离。像这些我觉得在新冠肺炎第一阶段疫情当中保持的良好的卫生习惯,我认为我们还是可以继续保留的。我相信中国的人民在这一块配合永远是做得最好的。

疫情何时结束,

如何科学研判?

张文宏主任:这一次疫情的一个走向,在整个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跟它一模一样的。现在我们也看到中国以外的病例数,现在已经超出了中国的数量,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这次疫情的管控的一个重点,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移。

整个疫情的控制的时间,像钟院士认为(国内疫情)是6个月内能够结束,其实我当时也是非常同意他这个说法,但是现在时间过去了,世界上其他地方并没有管控好,那么疫情管控的时间肯定要延长。所以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以后,夏天过掉以后,我们就要再做第二次的研判,看这次疫情可以维持多长时间。那么到年底我们会再做一次研判,研判什么呢?来研判这个病毒有没有成为一个常驻人间的病毒。就是说如果它像流感一样从此就待在人间不走了,那这个时候这个病毒会呈现出来自己决心在人类社会长期待下去的这种态势,这就取决于这个病毒跟人类互相斗争的结果。

现在如果下决断为时稍微早了一点,但是现在随着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专家倾向于这个病毒有可能会在人间一直待下去,但是作为一个传染病公共卫生事业的专家,作为我自己本人,我希望我们还是通过现在非常积极的做法,各个国家现在已经做得比以前积极多了,我们还是能够把这个病毒最终能够控制住,不要再来,这是我们最好的愿望。

来源:上海科技

铁憨憨广告联盟

整理编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 推荐